• 您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证券 >
  • 全力打造推进深化经济改革的金融引擎

    2016-09-07 11:48 来源: 未知  作者 才博

      金融是当今社会调节利益最广泛、最有效的媒介中枢,是推进改革的“牛鼻子”。无论是化解过剩产能、处置“僵尸企业”,还是培育新产业、新业态,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加快建立供给侧改革的金融动力机制,商业银行已成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主体。为推动“三去一降一补”,亟待加强“银行+”动力机制、“商投联动”动力机制、“绿色金融”动力机制等建设,为此统一金融监管标准已刻不容缓。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十三五”时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衣领子工程”,需要抓住关键点来谋篇布局。无论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还是降成本、补短板等,推进成效最终取决于改革的动力机制。动力由利益所驱动,也为利益所羁绊。正如马克思所言:“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中央高层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质上是对传统粗放式增长方式下的利益格局整合、优化,为向健康、可持续发展方式转型创造新的动力。

      毋庸置疑,金融是当今社会调节利益最广泛、最有效的媒介中枢,是推进改革的“牛鼻子”。无论是从化解过剩产能到处置“僵尸企业”,还是从培育新产业、新业态,到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加快建立供给侧改革的金融动力机制,以金融调节利益形成新的驱动力,可谓当务之急。作为我国金融体系的核心力量,商业银行不仅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且要与实体经济共同发展,本身即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主体。加快建立供给侧改革的动力机制,商业银行是毋庸置疑的主力军。

      作为社会资金的调配媒介中枢,商业银行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着关键引领作用。庞大的产业基础、强大的资金供给、灵活的配置能力、流动的风险机制、精巧的治理工具,是商业银行支持乃至引领实体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基础。今年初,央行等八部委印发《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落实差别化工业信贷政策、加快工业信贷产品创新、改进工业信贷管理制度等针对商业银行支持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指引。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驱动器和加速器,商业银行的引领作用越发突出。

      同时,商业银行本身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主体。去年我国全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5.4万亿,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金额达11.3万亿,占比73%。作为社会资金供给的主要渠道,在新的形势下,商业银行的供给侧改革尤为急迫。近期《国务院关于积极发挥新消费引领作用、加快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的指导意见》又对商业银行自身的供给侧改革提出了新要求,“鼓励商业银行发展创新型非抵押类贷款模式,发展融资担保机构”。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经济中一些中长期、结构性、内生性的问题逐渐显现,商业银行在不良指标持续攀升等方面的压力不断加大。面临着僵尸企业“僵而不死”,吞噬大量流动性,挤占市场信用,不良指标保持上升势头的复杂局面。在坚定推进改革的大背景下,传统落后产业将被淘汰,倘若只是被动跟随改革,银行不良贷款等问题或会在短期内更趋恶化。有鉴于此,只有积极主动参与、引领供给侧改革,健全完善风险预案和应急机制,才能确保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在“三期叠加”的新常态下,推动“三去一降一补”,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充分发挥好金融的作用,通过“银行+”动力机制、“商投联动”动力机制、“绿色金融”动力机制等建设,让金融成为改革的动力引擎。仔细分析,这大约有如下几个步骤。

      首先是建立“银行+”动力机制,充分发挥银行资金与信息优势,打通去库存中的供需屏障。真正有效的去库存,是为库存产品找到更多消化渠道。例如,目前虽然出现了水泥、钢材等原材料的高库存,但却并非真正“过剩”。海绵城市、地下管廊等新型城市建设的基础设施都需要这些原材料。建立起“银行+”动力机制,就是要充分发挥银行资金与信息优势:一方面通过资金支持将基础设施建设等发展需要转化为市场需求;另一方面通过信息整合、交易撮合等方式实现供求对接。当然,建立“银行+”动力机制,需要银行加快研发提供高适配性的金融创新和提升服务能力,释放新需求,创造新供给,形成切实可行的去库存路径。

      其次是建立“商投联动”动力机制,切实降成本、激活供给侧改革,高效去产能、清理僵尸企业。面对僵尸企业对信贷资源的消耗以及对行业发展的拖累,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但“一刀切”的清理也不利于市场稳定。差别化的信贷政策,仅靠调整传统商业银行的信贷业务是远远不够的,需要配套一系列的分类应对方案,建立“商投联动”动力机制:一方面通过间接与直接融资两条线,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拓宽企业融资渠道,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通过商行信贷、投行顾问等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在果断调整信贷政策,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挖掘企业发展潜力,运用资本市场工具整合企业资源,清除企业“僵尸之身”,为企业改造升级提供有力的支持。

      再次是健全完善“绿色金融”的动力机制,促进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绿色金融近年来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决策层也出台了许多鼓励发展的措施。虽然我国的绿色金融、绿色投资发展起步不久,但眼下已建立起了绿色信贷指引和统计体系,碳交易试点也在陆续启动,央行征信中心也已开始引入企业的环境违法信息。但绿色金融毕竟是我国金融的一个短板,未来我国发展绿色金融的关键在于,不断健全完善“绿色金融”的动力机制:一方面通过税收、监管等方面的激励或者约束,促进金融机构发展绿色金融;另一方面通过压力测试、风险计量等方面,将绿色环保因素纳入金融机构发展的预测评估模型,引导金融机构加快发展绿色金融。

      此外,为在公平的约束机制下逐步消化泡沫和去杠杆,统一金融监管标准已刻不容缓。监管标准的不一致性,大大制约了我国金融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近年来,不同于受严格监管标准约束的传统银行业,互联网企业在相对宽松的监管要求下,以“野蛮生长”之势从事金融业务,加速抬升了金融杠杆,积累了较大的泡沫和风险,个别银行为寻求监管套利也通过各种途径参与其中。P2P网贷平台的大量关门就是最突出的表现。所以,改变传统分业监管制度下对互联网金融的差异化监管,尽快统一金融监管标准,比如对涉及客户存款或类存款业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按标准上缴存款准备金,或向存款保险基金上缴保费,当能有效避免互联网金融泡沫过度膨胀。

    北京分公司 地 址:北京海淀区清河嘉园  电 话:010-82735066
    武汉分公司 地 址:武汉市武昌洪山区街道口未来城D座505  电 话: 027-87866312
    广州分公司 地 址:广州市白云区黄边北路63号嘉禾创意产业园3号楼411室  电 话:020-28051718
    上海分公司 地 址:上海市漕宝路1243号勇卫商务大厦667室 电 话:021-61291717
    长沙分公司 地 址:长沙市岳麓区阳光100国际新城三期1-42栋301室  电 话:0731-88577169